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在固原农牧科技战线的日子

2021年01月18日  来源:华兴时报

  1936年12月,我出生在四川三台县。6岁念书,解放那年进入中学学习,1955年考入四川农学院本科兽医专业。1959年秋,我大学毕业响应党的号召支援边疆建设,从“天府之国”奔赴大西北。那时选择这一志愿有两个基本考虑,一要有时代风尚,二要对事业有利。五六十年代的青年走向社会,以服从国家分配为荣,这是当时时代风尚的主流。至于大西北,听毕业分配指导人士介绍:“大西北需要人才如饥似渴,你们这一批就是计划给西北培养的技术人才,去那里一定会有远大的前程,美好的未来。”当时我想,从专业角度出发,我的事业在那里,国家需要我们到那里去,西北也欢迎我们。因此,我选择了去大西北。

  1959年冬,我和同年级的畜牧、兽医两个专业共11名同学分配到宁夏,从宣布之日起限5日内到银川报到。那时,又兴奋又遗憾,兴奋的是新的人生道路就要开始,遗憾的是离别家乡不能话别亲人。令人最放心不下的是母亲,她出身农村贫困家庭,人忠厚老实,不识字,有残疾在身;父亲是个小资本家,公私合营后担任管生产的副厂长,他工作勤奋,很少回家;弟弟在校念书。那时的生活都是“瓜菜代”,父亲、弟弟和我身体健康能够勉强度日,行动不便的母亲生活上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儿子又远走他乡,她一定很伤心。

  来到银川,觉得这块出产大米的平川不错。接待我们的同志讲,宁夏号称“塞上江南”。从“天府”到“江南”,我们都感到欣慰和幸运。之后,我和另外3名同学到固原工作。汽车进入光秃秃群山之间的石子土路上时,车体颠簸,车轮下扬起阵阵尘土,犹如滚滚浓烟,窗外是一片黄的景色。这时“塞上江南”的美好概念完全消失了,心情很惆怅,觉得命运始终在与我作对。“风吹草低见牛羊”这一西北独特自然景观,固原是不存在的,我茫然了。

  经过两天行车到达固原,招待所开会满员,只能住旅社。由于等待最后的分配,我常去街上溜达观感固原城市街貌。固原城处在又高又厚的城墙围绕之中,南城门户有三道防线城门,每孔城门纵深三四十米,都是砖石结构,十分牢固。整个城防气势雄伟。看得出,固原是一座历史上的名城,兵家必争的边陲重镇。城区三条主街的临街建筑,几乎全是平房,而且旧房居多。街道狭窄都是土路,来往车辆行人稀少。城内商店不多,饭店仅几家,他们上午9点开门营业,下午4点关门,吃饭、购物都要限定在开门之后、关门之前。可以说,固原是一座比较落后的小山城。5天后,听到我分配到固原专区农科所工作的消息,我有说不出的喜悦,完全忘记了来固原路上的惆怅心情。我心目中“科研工作,第一工作”的愿望实现了。固原专区农科所是1958年成立的,地处固原县电影院斜对面。所里条件很差,只有两幢土木平房和一幢土坯窑洞,单身职工3人挤住一间窑洞。机构分设农业组、畜牧组、化验室、办公室、财务室,共20多名职工,专业人员大部分是1958年、1959年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所里只有化验室有一些分析设备。生活上,那时正是低标准、生活困难时期,每人粮食月定量21市斤,扣除节约粮2市斤,实有吃粮19市斤;副食奇缺,人们普遍营养不良。这样的低水平生活持续了3年,1963年才有所好转。

  我的工作生涯分前18年、后18年两个阶段。前18年从1960年到1977年是经受锻炼的时期;后18年从1978年到1995年为作贡献时期。前18年,工作了两个单位,农科所和畜牧站。业务工作能力和经验,主要在这一时期中积累取得的。后18年,是我建功立业的时期。《固原地区羊只内寄生虫区系调查》研究论文在1983年自治区畜牧兽医学会学术交流会上获优秀论文百花一等奖。《固原地区羊只寄生线虫调查研究》,撰写了5万多字、描绘33种虫体形态图谱的研究论文,获1986年自治区科技进步二等奖,载入《中国技术成果大全》。《固原地区绵羊狂蝇幼虫寄生规律研究》探明了固原狂蝇幼虫的发生和感染周期规律。《固原地区羊只寄生线虫季节动态研究》明确了各种线虫感染高峰季节,为线虫防治界定了最佳用药时间。1984年主持的《绵羊消化道线虫防治研究》论文在全国专业学会交流,载入中国兽医会寄生虫学会第二届学术会论文集。

  我的青春,全身心都献给了固原的畜牧事业。在我工作期间,凡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该干的工作都干了,应该尽力的地方全尽了。所作贡献也得到了党和政府的认可和丰厚的回报,同时也实现了我扎根大西北,在畜牧事业上有所作为的初衷心愿。

  (张永森 作者系原固原地区农科所研究员) (摘自《在西海固的日子里》)


责任编辑:柳昕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