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文史

您当前位置:华兴网 >> 文化历史 >> 宁夏文史 >> 浏览文章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2021年02月02日  来源:华兴时报

  李梦芬,女,汉族,原籍天津市,中共党员。曾受聘为固原一中中学高级教师。

  我于1963年9月进入北京林学院学习。1968年12月,大学毕业生开始毕业分配。对于林业工作者的艰苦生活我们早有思想准备。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分别分配到河北、河南、山西、内蒙古、陕西、甘肃、宁夏……等14个省、自治区。我们班的28名同学互相勉励,集体背诵着毛主席语录:“我们是为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去工作去斗争的。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有几名同学激动地热泪盈眶。就这样于1968年12月底我来到祖国西北边陲的山城固原。

  1968年12月下旬首批到达固原的68届大学毕业生一行6人,分别来自北大历史系的曾新民、周启朋,来自北林的我和王玉三,来自吉林工大的任胜利和来自北京体院的张祺伟。我们先在县政治处报到,又来到古城公社报到。古城公社把我们分到中川大队,大队支书海清荣早已带着大庄的一套胶轮大车在公社等着接我们回去。我和周启朋两名女同志住在大庄,4名男生分住在郭家庄和卢子沟。我们在这里插队一年左右,村里人们叫我们“知识青年”。

  开始工作生活后,我们首先面对的是闯过生活和劳动关。大庄生产队是中川大队中生活条件较好的生产队。我和周启朋利用冬闲时间,访问了30几户人家(占到大庄的90%以上),我们受到了乡亲的热情接待,同时也看到了乡亲们生活的艰难、贫困。好几户人家炕上只有一块破席,一家人只有一条被子,上学的孩子,腊月里穿一条单裤,土改时的一位老党员家里没有钱买盐吃,女儿一夜几次起夜……这是我从未见过,也从没听过的,我受到深深的震撼。我在给同学及工宣队费师傅的信中写道:“解放近20年了,这里人民的生活还这样贫困,这要是别人讲给我听,我一定以为这是在往我们的贫下中农脸上抹黑。但是这都是摆在我面前的活生生的事实。我愿意为改变人民这样的生活条件奋斗一辈子。”

  我们在一农户家里很快习惯了西北农村的吃法。什么“洋芋揉揉”“荞面散饭”“燕面搅团”等等,在冬天的几个月每天的晚饭就是一顿煮洋芋和一碗没有几个米粒的黄米米汤。有位老奶奶问我们:你们吃得惯吗?我们回答:吃得惯。对于她的竭尽全力,我们从心眼里感激。春种、夏锄很快过去,秋收开始了,扎人的是胡麻柴,最难割的是冬小麦,第二天早上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腰酸背痛。我白天和社员们一起上地里干活,下地回来的休息时间为老奶奶织毛衣。经过一段时间锻炼,我也能和当地的社员一样,一个下午能割一亩荞麦了。一个收获季节能有这么大的长进,我的喜悦是别人难以体会的。

  1970年6月,固原县革委会政治处对68届大学毕业生进行再分配。领导动员之后,我发言表态希望干林业。方案公布后我被分配到孟塬公社中学当教师。没能当一名林业战士,我感到非常惋惜和遗憾。但当我想起1969年下了雨山上发山水,大庄的小学生们要到中川上学去不成,他们上学的艰难,使我觉得教师确实是固原县的迫切需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就毫不犹豫地服从组织分配,高高兴兴地到孟塬中学当了一名人民教师。

  在孟塬中学工作了6年。由于工作需要,我担任过多种学科的教学。数学、物理、政治、语文、社会发展史等课我都教过,教过同学们唱歌。由于我是学林业的,未学过教材教法分析课程,我就自学。有不知道的就去请教从固原一中调来的庄柳书教师。对学生的成绩,我决不向上虚报,这样做对同学们的影响极大。恢复高考后,虎东岳同学考到了宁夏农学院,上学时来探望我,谈起来还非常感慨。

  自1979年以来,我在固原一中基本上担任高中物理教学,算来也有10个年级的课了。有9个年级带了毕业班(包括补习班)。高考成绩比自治区的高考平均分至少超出5分,有两个年级考出了固原一中物理的最好成绩。我参加了四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两届全国中学生力学竞赛、一届全国中学生光学知识竞赛的辅导,共有15人次受宁夏赛区的奖励。我在1994年和1996年两次受到中国物理学会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委员会表彰。

  多年来是党培养了我,我不愿请假,因为这会使学生们的心散了,不仅影响以后的教学,也会影响其他课程及班主任老师的工作。有病当然要治,但疾病也是个欺软怕硬。有了病硬挺,你就可能挺过去,战胜疾病;你只要一松懈,病魔就会肆虐于你,瓦解你的斗志。回想自己的教学生涯,是王国福的“小车不倒只管推”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前进。

  30多年的时光转瞬而过,我从青年步入老年,由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成长为一名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民教师。回顾走过的路,工作上虽然还有不少不尽人意之处,但我可以说:为了固原山区的教育事业我贡献了平凡的、问心无愧的一生。然而这切都是我应该做的!(作者系原固原一中中学高级教师)

  (李梦芬 摘自《在西海固的日子里》)


责任编辑:柳昕

重要声明: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